老公出差了!

乱伦小说   2021-10-27   加入收藏夹

   

老公出差了,又是一个人在家。朋友给了我一个成人论坛的帐号,看见了朋 友们发的一些文章,禁不住回想起去年夏天老公出差时所发生的事情。 

  我们经营了一家比较大的建材连锁商店,平时工作忙的要命,生活上也就疏 忽了很多。我是学美术设计出身,喜欢浪漫的氛围。但是为了生活却走上了我并 不喜欢的道路,结果到现在却没有办法刹车了,只能这样继续走下去。 

  去年的夏天,老公因为一单工程,去外地出差了。寂寞了两天,我就给我的 死党阿真挂电话,要她陪我吃饭聊天,她说正好有朋友约她,一起吃饭,出去玩, 是个帅哥。我开玩笑说别这样啊,怎么着也要给我找一个好配对啊。她说这是你 说的啊,到时候别反悔。我的心动了一下,嘴上却说开玩笑的,到时候大家一起 随便吃饭聊天无所谓的,你来安排地方,回我电话好了。 

  阿真是我原来工作单位的同事,27岁,比我小两岁,人长的漂亮,男朋友 走马灯一样的换,可是就是不结婚,我们都替她着急,人家楞是说自己是时尚女 人,要一辈子单身。 

  晚上六点三十我们约了一家巴西风格的烧烤酒店,我以前没有去这家酒店吃 过饭,开着车转悠半天,不停地用手机联络,终于找到了。下车一看,这个家伙 果然带着两个男人在门口等着。我远远看到两个人都是穿着T恤,深色长裤,其 中一个还戴着眼镜,至少感觉还不讨厌,也没有过多打量。这时,阿真花枝招展 的打着招呼,这个家伙就是让人嫉妒,一件色彩斑斓的吊带衫紧紧绷在身上,下 面穿着一条毛边的牛仔短裤,身材不高,但简直就是魔鬼身材。我身高170公 分,在她面前身高和皮肤是优势,但是相貌稍逊一点,不过也应该算中上了,可 是身材真的比不上她惹火,我自己身体的其它地方都可称完美,惟独胸部。用我 老公的话说就是俩鸡蛋,而且是煎蛋。不管用什么丰胸方法就是不见效,所以也 就失去信心了,反正是一年四季全部是加垫的胸罩。外衣稍微宽大点,还能显得 风姿绰约。 

  走到跟前,她忙着给我们相互介绍。戴眼镜的那个叫昊,个头比我稍微高一 点,长的很白净,头发有些自来卷,身材匀称,下巴上有颗痣,没有胡须,却在 痣上比较可笑的长出几根毛,还比较长,看来是有意留着的,感觉年龄也就是2 7、8岁的样子。另外一个叫斌,个头大约有180公分,稍微有些瘦,显得比 较干练,笑的样子很好看,大约30岁的样子。阿真介绍着我,这是我最好的朋 友啊,菲菲。美女吧。今天特寂寞,所以今天晚上我们一定要好好玩个痛快,啊?! 我明显感觉到了一语双关……坐下后,我们聊着天,喝着生啤酒。我观察着我对 面的两个男人言行和谈吐,对于这样的男人我感觉还是可以交往的,从他们身上 看到了较好的素质修养。问起年龄才知道他俩都是三十岁,眼镜昊反而要略大几 个月。 

酒店里面在七点的时候竟然还有节目表演,一个男孩子拿着吉他唱着那些 怀旧的老歌,旋律中我体会到了一丝丝酸涩,难道生命就是这样子么?生活就是 这样子么?我早已经忘记了大海的样子,忘记了深秋的林间小径……我们被世俗 所束缚,每日拼命一样的工作,赚钱。我举着大大的啤酒杯,不断和每个人碰着, 透过橙黄透明的啤酒,看着每个人脸上的欢笑,我的思想被那忧郁的旋律给带走。 

也许我眼中沁着一汪泪水,但是它没有流出来。我们交谈着生活的感受,用大口 的啤酒麻醉我们的神经,我刻意保持着自己的仪态,但是我的大脑告诉我,我今 天要失态了,我今天可能会发生一件绝对意料之外的事情,在我心底竟然是在隐 隐等待着。场上的拍卖活动开始了,主持人抱了一个巨大的绒毛熊出来拍卖。底 价是一元钱,每次加价幅度为十元,主持人用言语在诱惑着酒意涌动的人群。不 断有人举手大声叫喊着,笑写在每个人的脸上,灯光忽闪着,现场一片亢奋状态。 

我随口说了一句这个玩具真好玩,眼镜昊举手了,我的心底涌出一丝丝感动,经 过几轮下来,他终于用200元拍下了这个玩具。服务员抱着玩具熊来到我们桌 前,主持人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着:「恭喜这位帅哥赢得这个玩具,我们来看看 他要送给哪个美女,大家掌声热烈一些……」眼镜将玩具熊递给了我,脸上竟然 有一丝羞涩,我顿时对他有了好感。当我们摇晃着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大家已经 变成了手拉手地状态。到了我的车前,他们坚决反对我继续开车,我说:「就让 我们放肆一下吧,不怕死的就上。」或许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家嘻嘻哈哈挤上了 车。 

「去哪」?」当然是夜总会唱歌了」我们到了一家很大的夜总会,外面霓虹 闪烁,里面灯火通明。服务员将我们让进了一间包房,我只是觉得这个房间四个 人用未免奢侈了一些,宽大的沙发足足能够十几个人使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 金碧辉煌的吊顶,华丽的墙面装饰,暧昧的挂画……沙发对面一台大大的背投电 视,电脑电歌系统…… 宽大的茶几上上来了啤酒,果盘,小吃,我特意要了一瓶红酒,我觉得红酒 才般配这样的房间和情调。我们四个人唱着歌,猜着色盅,赌着酒。把自己全部 的兴奋调动起来。 

阿真疯叫着,「我们今晚要玩就要玩透了,知不知道啊」?我 们这时已经分成了两对,我和眼镜一对,阿真和斌一对,无意当中我感觉到阿昊 的胳膊搭在我的腰上了,我的身体紧了一下,但心里告诉我自己我需要这样。斌 从自己包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几颗药片,我马上意识到他们要 摇头,我曾经无意当中尝试过,也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只是暂时没有清醒意识而 已,所以在这样的夜晚拿出来这个东西,我竟然隐隐盼望着可以放纵自己了。斌 给每个人发了一颗,深深地看了我的眼睛一会儿。我明白他的意思,所以就毫不 犹豫的接了过来。很苦的一种味道,随着啤酒吞下肚子里。 

我们这时候也不闹了, 只是和自己身边的人聊着,整个房间突然陷入了寂静当中。我和昊漫无边际的聊 着,工作、人生、家庭。慢慢聊到了性、需求。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的非常快, 身体开始出汗,空调明明开着嘛。昊说我上药了,我感觉到全身酸软,身体象漂 浮在空中一样轻柔,呼吸急促,目光迷离。啊,感觉好热,我推开昊搂着我腰的 手,摇摇晃晃站起来,去洗手间。昊赶紧抓住我的胳膊,扶着我走进卫生间,卫生间里一阵清凉,让我意识恢复了一点,我洗了把脸,一转身却撞在等我的昊的 怀里,他就势把我抱住,面颊贴在我的脸上,我的身体一阵冲动,一股欲望从下 体传了上来,我任由他抱着我,吻着我的颈项,手不老实的穿进我的衣服。